“石男石女”的神奇故事

文章分类:爱情故事  发布时间:2019-10-22  阅读: 245
在石龙场场后背(距现同石乡人民政府50米左右)有一对鬼斧神工的天然石头,北边的像男人的生殖器,长15米,根部直径若3.6米,根端直径若2.2米,根端搁在一个自然的石墩上。南边的像女人的生殖器,底部直径大约4.3米,两瓣石头之间直径大约2.3米,沟壑常年湿润。人们把它们形象地称这对石头为“石男石女”。
“石男石女”相对而生,相距30米左右,中间有一冲田相隔。
传说: 到深夜里,“石男” 与“石女” 它们相爱一次。
有一次,丑时已过,“石男”的“根”还没有退出“石女”的“源”,被巡视的天神看见了,禀报了玉帝,玉帝认为是“伤风败俗”,就派雷公将“石男”的“根”劈断,流了三天三夜的“血”(其实是石头断后流的潇水。遗憾的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修粮站的时候,“石男”的根被打成条石,用于安砌地基)。
“石男石女” 是怎么形成的呢?
  民间故事是这样讲的一一
相传: 100多年前,在石岩村有个员外叫李宇生,家财万贯,良田千顷,富甲一方。家中只有一位掌上明珠,名叫李香莲,年芳十六,婷婷玉立,瓜子脸上一对小酒窝,脸色白里透红,柳叶眉,樱桃小嘴,嫣然一笑准让人终身难忘。殿圆细腰,身高五尺,千千小手,金莲小脚,只要从你面前路过,绝对让你目不转睛,回眸百遍,是方圆百里最漂亮的美人。
香莲聪明大方,知书达理,心地善良,对家里的佣人做事从不挑剔,有时还主动替他们干活做事,父母责怪下人的时候,她还替下人打掩护,帮助父母融洽与下人的关系,很是乖巧,深得父母的喜爱和下人的爱戴。
李员外家有一位长工,名叫黄福生,从小没有爹娘,十二岁那年冬天傍晚,乞讨路过李员外家时,饿倒在李家大门前。
香莲10十岁那年,玩耍回家,发现自家的门前躺着一位少年,蓬头散发,面黄肌瘦,奄奄一息,左手拿碗,右手握棍,很是可怜,但两眼炯炯有神。
香莲赶紧叫下人柳妈将少年扶到厨房,找一些吃的,让少年吃饱。让下人李福把少年带到柴房洗澡,找来干净衣服给少年换上,安排房间休息。
第二天早晨,香莲早早地起了床,去看那位少年。可能是太累太困,少年还在呼呼大睡,只见少年宽额方脸,浓眉大眼,虽肌瘦但气宇轩昂,是一位英俊少年。
自己又无哥哥,何不认他作哥哥,既能帮助少年解决栖息困难,自己也好有个耍伴。
于是,香莲便收留少年认其作哥哥。李员外夫妇便叫李福把少年请到堂屋,看看少年模样、清问少年家事、询问为何到此等问题。
少年一进堂屋,只见少年眉清目秀,炯炯有神,典型的国字脸,鼻梁微挺,一张不大不小的嘴巴像是特意镶嵌似的,岂不就是标准的英俊少年么。
经询问得知,少年叫黄福生,十二岁,邻水古邻镇人(现邻水县兴仁镇),家住河边,因当年六月的一个晚上涨大水,父母及妹妹来不及逃生被大水冲走了,自己抱住一根木柱漂到新年寺(现邻水县八耳镇)。上岸后,沿岸寻找父母及妹妹。回到家乡后,家里啥也没有了。
为了生存,只好出来乞讨,正好天黑时饿倒在李员外家门前。
李员外见福生诚实、聪明,有意收福生为干儿子。当得知李员外要认他做干儿子时,黄福生激动不已,眼泪滚滚...。
就这样,黄福生就在李员外家住下,一边陪香莲玩耍,一边帮助李家做一些家务。
过了一段时间,李员外请了先生到家教香莲读书,福生陪读。香莲与福生学习很是用功,先生教一遍,他们都能学会。
两年后,福生便可以替家里做账了。福生在读书的同时,还要做一些家务,帮助李家做账,把李家进出帐务打理的井井有条,深得李员外的赏识,更是深得香莲的喜爱…。
转眼间,又过了四年,日久天长,渐渐地香莲与福生相爱了。两人私定终身,香莲非福生不嫁,福生非香莲不娶。
是年十月的一天,石龙场街上的媒婆到李员外家提亲,男方是邻州城的一位甘姓富商的公子,是位风流倜傥的秀才,五官端正,身高六尺有余,喜好结交读书和经商的朋友,在官场、社会都吃得开。
论人才、品行,论学识、家境,论交往、财富,在邻州县城都是数一数二的。条件之好那是没的说,婚后还可以搬到邻州城做生意。
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女儿香莲也是当嫁的年龄,李员外夫妇对媒婆介绍的这门婚事甚是满意。
于是,员外夫人吩咐柳妈去把香莲叫到堂屋(客厅),当作媒婆的面,把媒婆提亲的事告诉了香莲。
香莲一听,心里急了,无论如何也不同意这门婚事。
待媒婆走后,员外把香莲叫到书房,仔细询问香莲为何不同意媒婆提的婚事。香莲便把与福生相爱、私定终身的事告诉了父母。
李员外夫妇听后大吃一惊,认为这是天大笑话,福生不管从哪个方面与邻州甘姓少爷相比,那是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地下,根本没法比。

尽管香莲向父母讲了不少道理,但李员外夫妇觉得:女儿的婚事本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岂能由小孩自己决定,绝对不同意香莲与福生的婚事。

无性219免费征婚教育网www.wx219.com



第二天,李员外叫媒婆到县城告诉甘家,他们同意这门婚事。
甘家得知消息后,喜出望外,立马找来算命先生择期到石龙场提亲。经甘李两家商议,选定在来年的正月初八黄道吉日,甘家迎娶香莲。
香莲无计可施,把媒婆来家里提亲、父母绝意把自己许配给邻州县城甘家少爷的事赶紧告诉了福生。
福生一听,顿觉晴天霹雳,刹那间,天旋地转,晕了过去。
醒来后,福生与香莲泣不成声,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...。经过细心商量,为了不引起父母的警觉,麻痹父母,香莲假意乖巧,事事顺从父母的意见,使他们认为香莲已同意了与甘家的婚事,二人决定在父母认为最不可能的腊月二十八晚上深夜,趁着夜深人静私奔。
腊月二十八夜晚,福生早早地出了李家,在弯外等候香莲。
香莲在前两天就把衣物、银两准备妥当,二十八的晚上,和衣而睡,等打更的报时子时后,一股脑儿起身,偷偷的溜出家,赶去与福生会合。
两人会合后,既惊喜又惶恐。一番亲热后,正准备离开。忽然,在他们的四周,齐刷刷的亮起了火把,把他们围住...福生与香莲二人双双被带回李家祠堂。
李家祠堂灯火通明,李家族长在祠堂左边落座,李员外在祠堂右边落座,祠堂两侧坐着八位李家长者,祠堂门外站着李家族人,俨然一副家法伺候的场面。
香莲与福生被捆住双手,福生的嘴被堵上,几个李家后生将香莲与福生带进祠堂,跪在祠堂正中。
族长与李家众长者纷纷劝说香莲回心转意,只要承认并不是香莲自己的本意,是福生勾引她,并于与福生断绝关系,就不追究香莲的责任。但香莲与福生忠贞不渝的爱情是任何力量都无法动摇的。
香莲一边哭泣、一边向在场的族人诉说: 她和福生一起长大,他爱我,我爱他,两情相悦,相亲相爱。福生非我不娶,我非福生不嫁,无论何人也休想拆散我们...。
福生嘴虽被堵住,但抗争和不屈的眼神溢于言表,两眼泪水长流...
无奈香莲与福生的爱情与幸福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,他们的命运永远被世俗所掌控。
李家族长及族中长者见无法改变香莲的想法,在征得李员外同意后,决定把福生先关起来,待天明后沉入万修桥河中,以断绝香莲的念想。李员外把香莲带回家中,严加看管。
李员外把香莲锁在闺房,门前门后分别由两名家丁看守。香莲试图逃出去,救出福生,但想尽一切办法也是徒然。只要一停下来,香莲眼前浮现的就是与福生一起互爱互助的幻影,想到自己与福生的爱被所谓的“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”无情剥夺,可能还会害了福生哥的性命。
与其不能与福生哥同生,干脆就和福生哥同死...
想到这里,香莲泪流满面,心如刀绞,一横心就上吊自杀了...
第二天晨早,心疼女儿的李员外夫人端了一碗莲子羹给女儿吃,刚一推开房门,眼前的一幕吓得她惊慌失措,连声大呼:老爷,不好了,香莲上吊了。
与此同时,夫人赶紧叫家丁把香莲解下来,用手指在香莲鼻孔前检查有无气息。只可惜,此时的香莲早已停止了呼吸。
“石男石女”的神奇故事

            无性219免费征婚教育网www.wx219.com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李员外夫人当场就晕过去了。

噩耗传来,福生以泪洗面,万念俱灰,一头撞在李家祠堂柱子上,当场死亡。
李家族长、李员外及李家众长者觉得香莲与福生的事有违祖制,坏了李家规矩,伤风败俗,丢了李家脸面,(香莲、福生)虽死但不得超生。经李家族委会商议,决定把香莲和福生的尸体扔到石龙场后背,暴尸荒野,南边是香莲的尸体,北边是福生的尸体,中间有一冲田相隔,相距30米左右,让他们生不能相依、死不能相守。
而且不准掩埋,让行人“唾骂”、让万人唾弃, 以儆效尤”。
殊不知,第二天早晨,李家派人到扔尸体的地方始终找不到香莲和福生的尸体,却在原扔尸体的地方长出了“石男石女”。
“石男石女”就在石永经同石到王家的大路边。
“它们”是在向世人诉说自己凄凉而悲惨的爱情故事。告诉人们:爱情和幸福的命运要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会有幸福。真爱就应长相厮守、海枯石烂不变心。(福安    文   天府人 修改)
内容如有涉及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

推荐会员

  • 未婚 其他 3~4千 联系Ta

    30.

    25岁 150cm
  • 未婚 其他 5~8千 联系Ta

    兔纸

    22岁 175cm 嘉兴桐乡市
  • 离异 市场/销售 1~2万 联系Ta

    茧居者

    25岁 175cm 泰安肥城市
  • 未婚 技术人员 8千~1万 联系Ta

    Lx.

    28岁 173cm 保山施甸县
  • 离异 教师 5~8千 联系Ta

    雪琳

    45岁 163cm 上海松江区
  • 离异 办公室职员 8千~1万 联系Ta

    小夜

    33岁 173cm 南京
  • 离异 高层管理 2~5万 联系Ta

    Elegant

    32岁 177cm 北京朝阳区
  • 未婚 高层管理 2~5万 联系Ta

    35岁 180cm 北京昌平区
  • 无性219征婚网 版权所有©2001~2019    苏公网安备 32011502010131号     ICP网站备案:苏ICP备19018185号
    提醒:本站服务仅限本平台,没有授权任何其他线上或线下的单位或个人从事本平台服务,谨防上当!
  • 微信扫码,进入微信版
  • 手机扫码,进入手机版
  • 返回
    顶部